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江苏金碧辉煌建设有限公司 郝佳琪被珠海帮打成废人,左帅去救也被围,加代和珠海帮结下梁子

代哥通过哈僧认识了一个叫杨铁林的朋友,杨铁林满脸都是坑洼洼的伤疤,哈僧就开玩笑叫他"铁驴"。没过多久,这个铁驴就捅了个大篓子,他居然把一个小帮派的老大给宰了。知道这件事后,代哥二话不说,马上让铁驴跑到澳门避风头,在那儿虽然日子过得有点平淡无味,但总比待在这儿提心吊胆强吧。

为啥代哥会那么够意思呢?因为他就是那种把朋友的事儿看得比自己还重的人,现在这种人可是越来越少了,就算是亲兄弟姐妹也不见得能做到这地步,这也是代哥最值得尊敬的地方。

有天,代哥打电话给哈僧说:“哈僧啊,你去咱们的赌场拿十万块现金给我。”

哈僧听了有点懵逼:“大哥,咋回事儿啊,又出啥大事儿了,怎么突然要这么多钱?”

“那个赌场是我投的本钱,我拿点钱出来怎么了,你拿到钱以后赶紧过来找我,咱们得去看望一下铁驴的妈妈。”

哈僧平时看着挺抠门的,但是到了关键时候绝对不含糊,他开车载着代哥问:“大哥,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“去铁驴家,看看他妈。”

哈僧开着车来到铁驴家所在的小区,使劲儿敲门,大声喊:“阿姨,阿姨。”

屋里传来了老太太的声音,代哥看到她就关心地问:“阿姨,您怎么看上去瘦了好多啊?”

“快进来,快进来,我挺好的。”老太太热情地请他们进门。

进到屋里,代哥又问:“阿姨,您最近过得怎么样啊?”

“小伙子,来看看,看这儿的东西,看我这儿的家,还有这个帮我忙活家务的保姆,这些全是你为我张罗的。咱们没为你出什么力,你倒是这么大方。”老太太说到这儿,喉咙都哽咽起来了。

“阿姨,您这话说的就有点儿见外了。”代哥轻声地讲道,顺手从包里掏出一沓钞票,轻轻地放在桌子上。

老太太一看到这钱,立马急了,连连挥手:“不行不行,我这把年纪,平时也不怎么出门,哪能用得了这么多钱呢,这钱咱们可不能要。”

“阿姨,您就别再推脱了,您得多出去走动走动,我看外面有人跳舞,您也可以去跟着跳跳,活动活动筋骨。想吃点儿啥就买,喜欢什么样的衣服也尽管买,这钱您随便花。”

“哎哟,阿姨真的是感激不尽,你对我家这么好。”

“阿姨,您别跟我客气,后面还有惊喜等着您呢。”

哈僧也赶紧搭腔:“阿姨,代哥给您的,您就安心收下吧。”

这时候,代哥拨通了个电话,他没直接打给铁驴,怕那边有追踪,所以先找了金刚。

“喂,金刚,那事儿办得咋样啦?”

“已经搞定了,稍等会儿。”

代哥挂掉电话,但是并没有完全切断,大姨他们也都在旁边听着。

过了五分钟,铁驴接起了电话:“哥。”

“铁驴,最近过得咋样?”

“我这边挺好的,刚哥对我特别照顾,没钱的时候就给我钱,我现在在这边的日子,比在北京还舒坦。”

“那就好,以后有机会我把你妈接到澳门,让你们一家人在那儿团圆。”

“代哥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,以后要是你有啥事儿需要我帮忙,你就直说。”

"咱哥儿俩没必要这么客气,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呢,要不我找阿姨来接个电话,让你们两母子聊几句?"

"阿姨一听是我的声音,马上就紧张起来:'儿子,儿子。'就这短短两句话,却听得铁驴在澳门瞬间泪流满面。"

"妈妈,我真的很抱歉,让您为我操碎了心。"

"孩子,妈妈不怪你,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努力奋斗,家里也帮不了你太多。"

"儿子,妈妈只想问一句,你能不能告诉妈妈,你还能不能再回到我身边?"

"妈妈,我..."

"别说了,妈妈明白了,你什么都不要再说,妈妈心里都清楚。以后我们多打几个电话,妈妈就已经很满足了,你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别让妈妈为你担心。"

"妈妈,我会的。"

"对了儿子,你看看这个加代,他对我们真的是太好了,你妈妈的生活起居都是他在照顾,刚才他还给我了十万块钱。以后啊,只要代哥需要你,如果你不伸出援手,妈妈知道了肯定会责备你的。"

"妈妈,我知道,代哥对我有恩。好了妈妈,你把电话给代哥吧。"

"好的,我这就给他。"

代哥接过电话,微笑着说道:"铁驴,还有其他事情吗?"

"代哥,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,但我都会铭记在心。"

"咱哥儿俩之间没必要这么客气,你妈妈就是我妈妈,你尽管放心,你妈妈这边你完全可以不用操心。"

"好的,代哥,那就先这样吧。"

对于代哥而言,铁驴就如同他养的一支军队,关键时刻总能派上用场。后来,铁驴果然为代哥解决了一个大麻烦,至于具体情况,我们将在下文详细介绍。

代哥挂掉电话,心里想,是时候告辞了,于是跟大姨说了声再见:"大姨,咱们得走了,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您。"

大姨很热情地挽留他们俩:"加代啊,哈僧,先别着急走嘛,留下来一起吃个午饭怎么样?"

"谢谢大姨,不过这次我们确实得走了,下次再过来拜访。"他们两个礼貌地道别,然后一起离开了。

在回去的路上,哈僧半开玩笑地对代哥说:"代哥,你待人这么细心周到,要是我哪天突然没了,你愿意像待我家人那样待我家人们吗?"

听到这话,代哥心里有点不舒服,直接戳哈僧的鼻尖说:"你瞎说些啥呀?你若不想活了就自己跳河或上吊,之后你再瞧瞧我会不会照顾你家人们。"

哈僧赶忙解释道:"我就是说笑罢了。"

"这样拿人寻开心真的好吗?你这个傻瓜。"

"行啦行啦,哥,我知道错了。"

"那你把我送到家,然后你自己回去吧。"

回到家后,代哥接下来的半个月几乎没出过门,不管谁叫他出去喝两杯,他都会拒绝。因为那个时候,静姐马上就要生孩子了,已经怀孕九个多月了,代哥每天都陪在她身边。但是那段时间,代哥的心情似乎不太好,他自己也说不上来,总是觉得心里有点儿烦躁。

那天晚上,静姐、岳父、岳母都在家里,岳父发现代哥心事重重的样子,就关切地问道:"加代,你咋回事儿啊?"

代哥回答说:"爸,我没事儿,就是最近心里有点儿乱,自己也说不清楚。"

"我看你好像有心事儿。"

"就是心里特别烦躁,感觉好像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。"

代哥的直觉真的太准了!郝佳琪在遥远的深圳的确碰上麻烦了。那个夜晚,郝佳琪带着妻子小丽前往珠海参加老同学们的聚会。当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,已经有好几个老同学先一步抵达,大家互相热情地打招呼,整个氛围非常热闹。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名叫钟家业的人走进了会场,他的父亲在当地可是个大人物,黑白两道都吃得开,简直能呼风唤雨。而且,他的二叔、三叔也都不是等闲之辈,他们家简直可以说是黑道的代表。

钟家业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,原来这位也是他们的同班同学,从小就跟在钟家业屁股后面。钟家业一踏进门槛,目光立刻就落在了郝佳琪身上,两个人从小就是死对头。

“哎呦喂,这不是郝佳琪吗?你怎么也来这儿了?”钟家业用嘲讽的语气问道。

“家业啊,这不就是同学聚会嘛,我当然得来啦。”郝佳琪回答道。

钟家业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说道:“各位听好了,跟他说话可得礼貌点儿。你们可别忘了,他家的三叔,我们高中时期他还是副区长呢,现在升官儿做副市长了。你们说话都悠着点,要是说错什么话,说不定就让他三叔把你们给抓进去了。”

周围有些同学实在看不下去了,纷纷跳出来辩护:“家业,你瞧瞧佳琪这人多和善,从来不会欺负别人。”

钟家业不肯罢休地质疑说:“难道他就想因为自己年长一些就占上风吗?即使他三叔是市政府的副市长,那也跟他无关呀,毕竟他并不是那位副市长的亲子,他又有何资格去欺负别人呢?”

听到这些话,佳琪立刻感到非常愤怒,她毫不客气地反问道:“家业,你一进屋就对我充满敌意,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
“佳琪,我就直接告诉你吧,我就是看你不爽,我就是想找茬。”

“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“佳琪啊,你家世显赫,而我们都是普通家庭出身,你和我们坐在一起不会觉得不自在吗?你还是尽早离开吧,我们这儿都是普通人。”

班长李伟看到这情况,实在忍不住插嘴说道:“家业,佳琪从小就很老实,你就别再欺负他了,别再说这种话,以免大家都难堪。”

尽管郝佳琪想要反驳,但是他的妻子也在旁边劝告他:“佳琪,我们吃完饭就走吧,别和他争吵,生气不值得。”

郝佳琪沉默不语,大家开始围坐在一起,举杯畅饮,回忆起小时候的趣事,聊起谁曾经暗恋过谁,谁和谁关系最好等等的话题。

钟家业突然把目光转向另一个同学,开玩笑地说:“老五,还记得高中时候老师丢的那条内裤吗?是不是你偷的啊?”

“不是的,业哥,你别瞎猜,我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。”

“不是你?那肯定就是郝佳琪干的,绝对没错。”

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并不大,但是郝佳琪却听得一清二楚。终于,郝佳琪再也无法忍受,他站起来,走到钟家业面前,直视着他,钟家业转头瞪着他:“你看我干嘛?想动手吗?”

“你刚才说的是我吗?”

“哎呀,我什么时候冤枉过你啊?连笑我都要管吗?难道你那个三叔规定我们不许笑?那就让他来抓我们看看嘛。”

憋不住的郝佳琪终究还是生气啦,猛地大吼一声:“你那个三叔整整三十年来都是那德行,我已经受够啦!”说完这话,他挥起拳头直接砸向钟家业的脸,钟家业被打得差点摔倒。

钟家业怎么也想不到,平时那么胆小的郝佳琪居然敢当着大家的面揍他,感觉自己的面子都丢光了,气得火冒三丈。

“你居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我,这不是故意让我难堪吗。”钟家业指着郝佳琪,气急败坏地说。

“我就是打了你,你一来就找我麻烦,把我当成软柿子捏。你要是再敢多嘴,我还会继续揍你,如果我自己解决不了你,我就找别人来收拾你。”

看着郝佳琪这个样子,钟家业知道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,于是不敢再跟他硬碰硬。

“好,郝佳琪,你给我等着瞧。”钟家业气呼呼地站起来,准备走人。旁边的同学赶紧拉住他,劝说道:“家业,冷静点。”但是他还是用力推开他们,走出了房间。

在场的同学们也都开始劝郝佳琪:“佳琪,打架可不好,我们本来是来聚会的,干嘛弄成这样呢。”

郝佳琪冷冰冰地瞥了他们一眼,说:“你们别劝我,以后谁再敢惹我,我照样揍他。”

听到这话,同学们也不敢再说什么了,能继续吃饭的就继续,不能吃的就默默放下碗筷。

小丽悄悄地对郝佳琪说:“佳琪,咱们还是走吧,别在这儿待着了。”

郝佳琪听到这些话,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燃烧起来,他立刻大声反驳道:“我不会走,就在这儿吃饭!”待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之后,他开始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。他深知钟家在本地的实力非同凡响,也预测到钟家业可能会找人来报复自己。因此,他赶紧拿出手机,拨通了远在深圳福田区的左帅的号码。

“喂,左帅,我是郝佳琪啊。”

“佳琪,怎么啦?”

“我现在在珠海遇到了点儿麻烦事儿,跟同学闹矛盾了,害怕他找人来欺负我。你能不能派几个人过来帮帮忙呢?”

郝佳琪不仅仅是左帅的好友,而且曾经多次给予左帅无私的帮助,因此当他提出求助时,左帅毫不犹豫地答应道:“佳琪,放心吧,我这就带人过去。”

挂掉电话后,左帅立即着手安排人员,他把大东子叫了过来,因为大东子是他最得力的助手。

“大东子,今晚能召集起多少哥们儿?”左帅问道。

“大概十七八个应该没问题。”

“行,那就带上必备的装备,咱们立马出发去珠海。”

大东子一声令下,包括左帅在内的总共16名兄弟,分别乘坐四辆车风驰电掣地赶往珠海。为了让郝佳琪安心等待,左帅在路上又给他打了个电话:“喂,佳琪,我是左帅。”

“左帅,你到哪儿了呀?”

“我正在往你那儿赶呢,别着急,告诉我你在哪儿。”

“我在滨海酒楼,在香洲区那边。”

“知道了,等我到了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好的,左帅。”

此刻的郝佳琪正与朋友们在房间里畅饮闲聊,突然间,钟家业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。

"郝佳琪,你快给我出来,我有些话要私底下悄悄给你说。你可不要在其他人面前丢了面子呀,你要是个真男人的话,就跟着我走吧!"

郝佳琪心里头清楚得很,左边那个叫左帅的家伙已经带人朝这边赶来了。她想要尽全力多争取点时间,于是便回应道:“我干嘛非得出去呢?我可不打算出去。”

钟家业转过身去喊道:“伟哥,麻烦您过来一趟。”

那位名叫大伟的男子带来了几位体格健硕的兄弟进来了,他们看上去都是中年人,身材高大威猛。他们刚一踏入房间,大伟就抓住了郝佳琪的头发,毫不客气地将她硬生生地拖出了门外,郝佳琪痛苦地尖叫道:“哎哟,你这是要做什么啊?”

郝佳琪的妻子小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她挥舞着手中的手提包,一边朝着大伟砸过去,一边大声呼喊:“放开他,快点放开他。”

钟家业并未手下留情,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小丽的腹部,直接将她踢翻在地,小丽痛苦地卷曲着身体,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。

在场的同学们都看不下去了,纷纷指责钟家业:“家业,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别人呢?我们可是同学啊。”

“你们别管闲事,等我先解决掉这个家伙再说,然后我会请大家去唱歌的,你们还可以继续在这儿喝酒。”

大伟把郝佳琪拖到了走廊上,那帮人立刻围住了郝佳琪,对她进行了一番毒打。她的后脑勺、脸颊、眉毛、后背都遭受了沉重的打击,郝佳琪被打得几乎无法动弹,只能无力地躺在地上。

小丽在屋里稍微缓和了一会儿,捂着肚子,拎着包也赶紧跑了出来。当她看到郝佳琪被打得如此惨状时,小丽紧紧地抱住了他,泪流满面地说道:“佳琪,你还好吗?”

钟家业的眼神冷冰冰地盯着郝佳琪,用低沉的嗓音警告他:“郝佳琪,给我听清楚了,珠海并不欢迎你这样的人,如果再让我看到你,我会毫不犹豫地动手。”旁边的大伟也不甘示弱,威胁的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气息:“伙计,你最好别再跟这儿赖着不走了,不然我可不会对你客气。”小丽赶紧搀扶着郝佳琪,两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酒楼。当车开动的那一刻,郝佳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滑落,其中充满了委屈和痛苦。他再次拨通了左帅的电话。

“喂,左帅,我刚刚被人打了。”

“什么?被打了?别哭,快告诉我到底是谁干的。”

“就是楼上那帮混蛋。”

“你现在在哪儿呢?我马上过去找你。”

“我没什么大事,你快点过来吧。”

“好的,我马上就到。”

坐在一旁的大东好奇地问道:“左帅,佳琪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他刚才被人打了,而且还哭了。”

“哭了?那咱们可得抓紧时间,要是代哥知道这件事情,该怎么跟郝应山交代呢?”

郝佳琪的头上全都是西瓜汁,小丽看着心疼,建议道:“佳琪,要不咱们先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。”然而,郝佳琪却坚决地摇了摇头,他坚持要等到左帅过来,让他为自己讨回公道。钟家业在教训完郝佳琪之后,带着一群狐朋狗友趾高气昂地走进了包间,对着同学们炫耀道:“郝佳琪这个家伙真是太不懂事了,居然敢打我,珠海可是我们老钟家的地盘,待会儿我们去KTV唱歌,来,大家一起喝个痛快!”

当那个家伙大步走来,后面还跟着六七个凶狠的混混时,现场的人都忍不住偷偷议论起来。他们早就听说过钟家人在珠海的势力不容小觑,今天终于亲眼见到了这种场景。

就在这时,左帅带着一群兄弟冲进了酒店,正好遇到了郝佳琪。看到郝佳琪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样子,左帅赶紧问道:“是哪个王八蛋打的你?”

“他们还在楼上,我一直在盯着他们,他们还没有下楼。动手的是钟家业,他还带了几个壮汉。”郝佳琪回答道。

“行,我知道了。我现在就上去看看。把武器给我。”左帅说道。

大东马上从车里拿出武器交给左帅,左帅拿着武器,准备带着佳琪和小丽上楼去找那帮人算账。

小丽在旁边吓得瑟瑟发抖,她对佳琪说:“佳琪,你看……”

“放心吧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佳琪安慰她。

左帅也向她保证:“弟妹,别害怕,有我在,一切都会没事的。”

大东和其他兄弟也想跟着上楼,但是左帅阻止了他们:“你们都别跟上来,大东你也别过来,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。”

左帅一向都是个做事果断的人,代哥曾经多次劝告他不要这么冲动,以免惹上麻烦。可是左帅的性格就是这样,谁的话也听不进去。

他们三个人一起走上了四楼,左帅问郝佳琪:“他们在哪儿呢?”

郝佳琪带着他们走到一间房门前,左帅一脚踹开门,里面的学生们都吓傻了,纷纷转头看着门口。

钟家业的手下大伟问道:“这位大哥,您是哪位啊?找我们有什么事吗?”

左帅眼神犀利地说:“是谁打了佳琪,给我站出来!”

钟家业之前还觉得自己挺牛逼的,可当听到左帅那番话后,立马察觉到了不对劲,原来那家伙儿郝佳琪竟然拉来了帮手,这下子脸都快吓白啦!郝佳琪则直接起身,指着钟家业,用很认真的口气说出真相:“就是这个混蛋把我弄成这样的!”

“佳琪,过来,狠狠抽他耳光!”左帅指挥着说。

钟家业想要用过去的交情来说服郝佳琪,语气变得温柔起来:“佳琪,咱们可是老同学呢。”

“就算是同学又怎么样?你欺负佳琪就是不行。佳琪,给我狠狠教训他!”左帅根本不吃这套。

郝佳琪有点犹豫,毕竟他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,说话都结巴了:“大哥,我......”

“别担心,大胆去做。”左帅鼓励他。

“哥们,我知道错了,佳琪,我给你赔礼道歉……”钟家业不停地求饶。

钟家业的一个朋友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,说道:“各位,大家都是同学,没必要搞得那么僵吧?家业确实有错,他年纪小不懂事,你们就别跟他计较了。”

左帅冷冰冰地盯着他,手里的武器对准他:“你算哪根葱?”

“佳琪,他真的打你了吗?”

“大哥,当时人多,我实在记不清了。”郝佳琪回答。

那个朋友还是不死心,继续劝说:“我们这些大人就别掺和小孩子的事儿了,我会去找他爸爸谈一谈,让他们好好管教他。”

要是换成别人,可能也就这么算了,但是左帅可不是好惹的主,他二话不说,直接朝着那人的腿上开了一枪,钟家业的那些小弟们全都吓得魂飞魄散。

钟家业也不敢再硬撑下去,哭丧着脸求饶:“佳琪,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,求你放过我这次吧。”

郝佳琪也在旁边劝说:“大哥,差不多得了,别再动手了。”

哎呦,佳琪啊,我那个亲爱的弟弟,只要有人敢碰他一根头发丝儿,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些家伙。你们可得给我听清楚,要是还有下次这种事发生,看我不让你们付出惨重代价。佳琪这个人呢,心地善良,总是不去跟别人争吵,但是换成我,早把你们揍得屁滚尿流了。我叫左帅,就是驻扎在深圳的那位大侠,你们要是觉得不服气,随时欢迎到福田找我挑战。

左帅刚刚说完这些话,就带着佳琪和小丽急急忙忙地下楼了。钟家业,那可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,从小就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,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?不仅在众人面前被扇了耳光,还连累了自己的一个兄弟摔断了腿,这口气他怎么可能咽得下去?

当时他可能真的被吓得够呛,但是过后,他肯定会去找左帅算总账的。毕竟,他爸爸在珠海的客运和物流行业可是一手遮天,每年赚的钱少说也有五六千万,甚至上亿,家里的财产多得数不清,手下的小弟也是一抓一大把,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社会背景呢?

下楼之后,左帅对佳琪说:“佳琪,我们还是一起回深圳吧。”

佳琪摸着自己的头,苦笑着回答:“左帅,我这脑袋刚才被打了一下,现在疼得要命,我得去医院看看。你们先走吧,我处理完事情就立刻回家。”

左帅点了点头,安慰他说:“好吧,你不用太担心,有我在这儿,你赶快去医院治疗,处理完了就快点回家,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。”

佳琪答应道:“好的,左帅,我知道了。”然后他就带着老婆开车直接往医院赶去。

其实,佳琪选择不和左帅他们一起离开是非常明智的决定,如果真的跟着他们走了,那天晚上在珠海恐怕就要出大事了。左帅带着他的四车兄弟,一路上风驰电掣,直奔深圳而去。

就在这时,楼上的钟家业拿起手机,拨通了他爸爸的电话:“喂,老爸,我是家业。”

“家业啊,你不是说你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吗?可是我听别人说你竟然还拉上了咱们车队的一堆兄弟,这到底是想要干啥啊?”

“爸爸,我今天真的被人欺负了,打的特别狠,脸都肿了。”

“不是吧?车队的那帮家伙可都是身强体壮的,怎么可能有人敢对你们动手,难道他们不怕死吗?”

“我们一开始也不想跟他们动手,但是他们反而得寸进尺,我被扇了好几个耳光,伟子和李子也都被他们用连珠炮似的拳头打了。”

“连珠炮?那帮人最后跑掉了吗?”

“嗯,他们看到情况不对劲就跑了,车牌是粤字开头的,应该正在往深圳那边逃窜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这件事我会亲自出面解决的。”

钟纪年挂断电话后,自顾自地说道:“看来有些人真是胆大包天,竟然敢在珠海动我钟纪年的儿子,这简直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嘛!我可得让他们好好尝尝我的手段。”

然后,他立马拨打了弟弟钟纪龙的电话:“喂,老弟,你现在在干嘛呢?”

“哥哥,我现在在外面办事。”

“你那个侄子被人欺负了,打的很惨,你赶紧把物流和客运方面的人都叫过来,给我堵住他们,不能让他们跑掉。”

“哥哥,我懂了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钟纪龙,钟家业的三叔,他主要负责处理各种社会事务,手下有很多能人。接到了大哥钟纪年的指示后,他立即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:“喂,虎子,你赶快把你的人马集结起来,去追踪一辆车牌号为粤字开头的车辆,他们一共有四辆车,现在正朝着深圳方向行驶,你必须尽快将他们拦下。”

“好的,我这就去执行。”

小虎子飞快地拨打了兄弟们的电话,讯息如闪电般飞速散布整个珠海,覆盖了客货运以及物流等多个行业。短短几分钟后,他的一名小弟来电汇报,表示几乎所有珠海的大街小巷都出现了他们的车辆进行巡查。

"虎哥,我刚刚看到那四辆车正在珠海大桥上行驶,带头的车牌号码是四个八。"

"知道了,你继续跟着他们。"

紧接着,小虎子再次拨打了小飞的电话,语气坚定地说道:"小飞,马上把人都叫起来,赶往珠海大桥那边设下埋伏。我会从后方追上去,我们来个前后夹攻。"

"没问题,虎哥,你就放心吧。"

小飞那边迅速组织起了七辆车,每辆车上都挤满了手持五连发武器的兄弟们,他们气势汹汹地朝着珠海大桥的方向驶去。

而小虎子这边也带着六辆车风驰电掣地朝珠海大桥奔去,车上的兄弟们也都全副武装,小虎子对他们说:"到了那儿,看见车就使劲儿打,看见人就往死里整,谁要是不尽心尽力,立马给我滚蛋。"

"明白了,虎哥。"

然而,左帅他们对此毫不知情,没有任何防备,因为他们即将到达珠海大桥,过了桥就进入深圳境内了。在车上,左帅还在给江林打电话:"二哥,我已经到珠海了。"

"你跑珠海干嘛来了?"

"因为郝佳琪的事儿,他那边有点麻烦,我想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。"

"你怎么不事先跟我说一声呢,代哥走前特意交代过,你要有啥事儿得先跟我商量。"

江林还在劝着:“你可得好好想想,自己亲自去实在太冒险了,要不就让小毛或耀东去,或者把乔巴派过去也行嘛。你想啊,万一要是出点什么状况,深圳这边的事情该咋办呢?代哥可是把这份家业托付给了咱们,真要是出了问题,咱咋跟代哥交待呀?”

左帅赶紧解释说:“二哥,你看看佳琪找上咱们了,我总不能坐视不管吧,代哥要是知道了,肯定能理解的。再说,郝应山那边咱们也得给他留个好印象才行。”

江林听完左帅的话,觉得挺有道理的,于是说道:“那你赶紧回来吧。”

“好嘞,二哥,我这就出发。”

大东子这个人特别细心,他发现前方有七辆车正朝着他们开过来,马上提醒说:“帅哥,你看前面那七辆车,是不是冲着咱们来的?”

左帅仔细瞅了瞅,然后回答:“应该不会吧,别瞎操心啦,咱们之前遇到的那帮人也没啥厉害角色,都是些软骨头,哪有那么弱的黑社会分子啊。放心吧,他们不是冲咱们来的。”

可大东子心里还是有点儿不安,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,那七辆车已经从他们旁边疾驰而过。

车子跑远之后,小飞给小虎子打了个电话:“虎哥,我刚从大桥那边过来,正好看见他们四辆车,我要不要先跑到前面去调个头,然后直接追上去?”

“追!给我狠狠地揍他们。大哥和三哥都说了,让咱们使劲儿打,就盯着头车打,别的车你别管。”

“好的,我懂了。”

小飞在前面把车头调了个方向,大东子从后视镜里也看到了,立刻喊道:“帅哥,那七辆车又回来了,真的是冲咱们来的。”

左帅立马儿拿起电话,朝着后头的车队大声喊道:“喂喂!后面那三台车子,得留神了啊,发现有些不太对劲的车辆在跟着咱们呢,5连发已经就位,大家都给我小心点哦。”

“好嘞,左帅,没问题,我们时刻做好应对准备啦。“

这气氛可真够紧张的,前面有拦路虎江苏金碧辉煌建设有限公司,后面又有跟屁虫,这次左帅能不能顺利化险为夷呢?那就让咱们一起等待接下来章节的精彩解密吧。